歡迎來到韋恩國際專利商標事務所

搜索

中國專利

國外專利

中國商標

國外商標

項目申報

產權訴訟

1
2
3

銷售的產品涉嫌侵權?能證明有“合法來源”就不用怕!

  • 分類:業界資訊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6-07-18 00:00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銷售的產品涉嫌侵權?能證明有“合法來源”就不用怕!

【概要描述】

  • 分類:業界資訊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6-07-18 00:00
  • 訪問量:
詳情

原標題:“合法來源”認定的判斷規則

 

  ——評析NISE企業(加拿大)有限公司與唐祝英、浙江淘寶網絡有限公司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糾紛案

 

  本案要旨

 

  在商標侵權案件中,若銷售商在不知道被控侵權產品屬于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且能夠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說明提供者的情況下,則不承擔賠償責任。關于“合法來源”的認定應當回歸民事案件證據“高度蓋然性”的判斷規則中,不宜對證明標準要求過高,應當符合案件本身事實狀態的客觀情況,運用法官自由心證和自由裁量權,找尋出該項法律規定適用的正確路徑。

 

  案情

 

  NISE企業(加拿大)有限公司(下稱NISE加拿大公司)主張的商標權為第5296607號“NISE DE CREME”商標(下稱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為化妝品、美容面膜等。2009年12月14日,NISE加拿大公司與涉案商標權利人續婕簽訂《NISE DE CREME商標獨占許可合同》,獲得涉案商標的獨占許可使用權。

 

  2009年12月20日,NISE加拿大公司與北京北美奈思化妝品有限公司(下稱奈思北京公司)簽定《加拿大NISE品牌商標使用及品牌權益授權協議》,約定奈思北京公司有權在中國銷售“NISE”系列產品時以奈思北京公司的名義在雙方約定的區域內使用涉案商標,并成為NISE加拿大公司產品品牌授權在中國的直屬運營總銷售公司。

 

  NISE加拿大公司通過淘寶網在“yyyy1113”店鋪購買了“NISE品牌的美容產品”(即被控侵權產品),在該店鋪網頁上顯示“NISE DE CREME品牌直銷”和“NISE加拿大化妝品專賣”等字樣。唐祝英認可上述店鋪系其開辦。

 

  經雙方當事人確認,涉案被控侵權產品的包裝上均標明授權生產商為NISE加拿大公司,中國經銷商為北京北美奈思化妝品有限公司,中國生產商為天津北美奈思化妝品制造廠,并標有涉案商標。

 

  在一審庭審中,唐祝英提交了奈思北京公司于2010年12月30日出具的授權書,載明奈思北京公司授予唐祝英負責該公司旗下美容護膚化妝產品的網絡經銷權、推廣權、分銷權等一切與網絡相關的經營、管理業務,該授權自2011年1月1日起生效,至2015年12月31日到期。另,該授權書上未列明具體授權美容產品的商標。

 

  2012年3月29日及一審庭審中,奈思北京公司分別向NISE加拿大公司出具了兩份聲明書,均稱該公司從未授權包括唐祝英在內的任何第三方使用涉案商標,亦從未向唐祝英提供過任何法律文件。

 

  唐祝英為證明其獲得了奈思北京公司的授權及涉案被控侵權商品來源于奈思北京公司,在一審和二審訴訟過程中均申請了證人王某出庭作證。證人稱,其曾在奈思北京公司任總經理職務,并經奈思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續婕的授權,全權代理該公司相關事務,并曾代表奈思北京公司授權唐祝英在網絡上銷售涉案商品,涉案被控侵權產品是奈思北京公司交給唐祝英的。

 

  NISE加拿大公司認可其在北京設有代表處,續婕為該代表處首席代表。同時,在已經生效的(2011)二中民終字第14604號民事判決(下稱第14604號民事判決)委托代理人部分載明證人王某系奈思北京公司的經理,同時該判決書記載續婕既是奈思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NISE加拿大公司在中國代表處的首席代表,其所訂化妝品在天津生產后發貨至奈思北京公司。

 

  原告NISE加拿大公司認為被告唐祝英未經許可,在其淘寶店鋪大肆銷售NISEDECREME系列化妝品,并標明是加拿大NISE化妝品專賣,構成了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的情形,被告浙江淘寶網絡有限公司經營的淘寶網疏于履行法律規定的審查義務,亦應當承擔相應責任。據此,請求法院判決:確認兩被告侵犯第5296607號注冊商標專用權;判令兩被告立即停止銷售、許諾銷售侵權產品行為;判令兩被告承擔連帶責任,賠償原告合理費用支出及損失額共計50萬元。

 

  判決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唐祝英主張被控侵權商品來源于奈思北京公司,但是卻未能提供銷售合同、銷售票據或收發貨單據等任何證據。同時,在無任何證據證明王某曾經任職奈思北京公司且NISE加拿大公司對其證言不認可的情況下,該證言無法采信。因此,對于唐祝英所述被控侵權商品來源于奈思北京公司的主張不予支持,一審法院認定唐祝英實施了侵犯NISE加拿大公司涉案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依照根據2001年10月27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二次修正的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和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唐祝英立即停止生產、銷售涉案侵權產品;唐祝英賠償NISE加拿大公司經濟損失3萬元及合理支出2萬元;駁回NISE加拿大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唐祝英不服,提起上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依據證據高度蓋然性的認定標準,足以證明唐祝英所銷售的涉案被控侵權商品來自于奈思北京公司,且其銷售的涉案被控侵權商品無法認定為系侵害涉案商標的產品,一審判決相關認定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遂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NISE加拿大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評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六十六條規定:“審判人員對案件的全部證據,應當從各證據與案件事實的關聯程度、各證據之間的聯系等方面進行綜合審查判斷”。一般情況下,人民法院在認定證據的過程中,若各方當事人均無直接證據證明涉案事實,應當根據證據的證明力及與待證事實的關聯程度,按照證據高度蓋然性的判斷標準,對涉案事實進行綜合、整體的認定。在侵犯商標權案件中,對涉案事實的認定應當回歸至民事糾紛證據的基本認定規則中。一般而言,在商業流通環節中,需要通過商品流轉合同、銷售發票、出入庫單等進貨憑證對“合法來源”進行判斷,但是此判斷標準并非固定而僵化的,法院在進行認定時,應當結合具體案件的客觀情況,在對證據進行全面分析的基礎上,作出符合社會生活和交易習慣的常識性判定,不應固守單一的證據形式,以“對號入座”的方式對案件事實進行判定,否則無法準確對具體案件情況進行判斷,進而影響對法律責任的界定。

 

  該案中,涉案商標注冊人續婕通過商標獨占許可合同將涉案商標獨占許可由NISE加拿大公司使用,該公司再通過與奈思北京公司簽訂授權協議的方式,由奈思北京公司負責“NISE”系列產品在中國的銷售。其次,續婕既擔任NISE加拿大公司北京代表處的首席代表,又系奈思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此奈思北京公司無論與NISE加拿大公司還是與涉案商標均具有密切關聯聯系,奈思北京公司直接負責“NISE”品牌產品在中國的銷售及運營工作。再次,唐祝英所提交的奈思北京公司所出具的授權書明確載明授權唐祝英負責該公司旗下美容護膚化妝品產品的網絡相關經營、管理業務,而奈思北京公司旗下的美容護膚化妝品顯然包括了涉案商標的相關產品。最后,雖然奈思北京公司曾出具了相關說明否認向唐祝英授權了涉案商標相關產品的經營活動,但是由于奈思北京公司與NISE加拿大公司具有利害關系,故在奈思北京公司并未充分說明其向唐祝英授權的具體品牌事宜的情況下,無法排除涉案商標亦在授權范圍之內。

 

  同時,已經生效的第14604號民事判決載明了證人王某曾系奈思北京公司的經理,能夠認定王某曾在奈思北京公司任職。在證人王某明確表示涉案被控侵權商品來自于奈思北京公司,同時唐祝英與奈思北京公司存在“授權書”的情況下,結合奈思北京公司經營涉案商標產品的事實,足以證明唐祝英所銷售的涉案被控侵權商品來自于奈思北京公司。結合奈思北京公司與NISE加拿大公司存在特定關系的事實,尚不足以確定涉案被控侵權商品即為侵害涉案商標產品的事實。依據證據高度蓋然性的認定標準,唐祝英并非涉案被控侵權商品的生產者,且其銷售的涉案被控侵權商品無法認定為系侵害涉案商標的產品。

 

  基于上述分析,二審法院對一審判決進行了糾正。(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陶鈞)

 

 

(文章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韋恩國際專利商標事務所  版權所有

深圳總部地址:寶安中心區易尚中心大廈401室(地鐵五號線寶華站D出口)郵編:518100

深圳分部地址:中國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前進二路智匯創新中心A座715-717室 郵編:518126 (文件快遞接收地址)

全國免費電話:400-888-7240 ┃ 電話: 0755-29922403 ┃ 郵箱:info@wayneusa.cnadmin@wayneusa.cn

美女网站免费福利视频